触景生情,不过一言一物

如果深陷黑暗是否能回到光明?

琴酒不知道,也不想知道。

现在他的眼里只有面前的赤井秀一

鲜血从伤口流出来,洒在地上,变成了刺目的红色。

再听不真切什么声音,耳边嗡嗡作响。

火光灼烧着皮肤,四肢传来剧烈的疼痛。

但即使这样,没有人能够接近自己。

危险感让肌肉紧绷,凶狠的撕咬着猎物。

类似于濒死的兽类露出獠牙,静静等待致命一击。

赤井秀一看着眼前的男人,第一次感到了害怕。

手里的枪掉在地上,发出清脆的声音。

他不知道该做什么,只能呆呆的站在那里。

像是被冻结了一样,动弹不得。

血液流淌过胸膛,行走在身体各处。

甚至有些粘稠而干燥。

似乎下一秒就会溢出来。

再也忍受不了这种压抑和窒息感觉,赤井秀一踉跄着跑开了。

士兵们惊讶的看着自家首领狼狈逃窜的背影,却谁都没有阻拦。

只是默默地用枪口指向琴酒。

他们早就知道,即使眼前的人浑身浴血,但依旧是能够置人于死地的怪物。

何况在这里的每一个人都知道,对于敌人,最好的办法就是尽快结束战斗。

所以不需要理由,不需要理由。